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王爷医妃有毒
    《王爷医妃有毒》姚青梨慕连幽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

    《王爷医妃有毒》姚青梨慕连幽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

    王爷医妃有毒
    人气满满的小说《王爷医妃有毒》是网文作家妖宝宝 的优质力作,姚青梨慕连幽是这部小说的主角,情节概述:住嘴!可不等他说完,站在下面的女子却嘲讽地盯着他,呵呵冷笑:我不知廉耻?若我不知廉耻,那你就是背信弃义、卑鄙下作、虚伪无耻的小人!------------周围的百姓像见鬼似的看着姚青梨,全都惊呆了!作为女儿,姚青梨不但顶撞姚鼎这个父亲,竟然还张口辱骂,简直是大逆不道!你——姚 ......
    作者:妖宝宝 更新时间:2022-07-01 20:33:05
    开始阅读
    王爷医妃有毒章节

    最近备受读者喜爱的一部穿越重生小说《王爷医妃有毒》,主角是姚青梨慕连幽,是作者“妖宝宝”所创。

    秋云揪着那孩子的小手臂,拉扯着,不想,姚青梨却微微一叹,弯低身,一把将他给抱了起来。

    小、小姐秋云惊住了。

    ------------

    小宝也是怔怔的,受宠若惊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姚青梨。

    你叫小宝?姚青梨淡淡一笑。

    嗯小宝抽泣着,我、我还叫狗娘养的呜呜

    姚青梨脚下一滑,险些摔倒。

    你这孩子——秋云脸色铁青,狗娘养的?岂不是骂小姐?这恐怕是那个刘婆婆平时骂他和叫他的话。

    姚青梨抬头,只见太阳极为耀眼灿烂:以后就叫姚烨吧,小名叫小宝也不错。

    这秋云和夏儿对视一眼,惊得瞪大了双眼,这是打算认回来了?

    想着,秋云狠狠松了一口气,以小姐现在的名声,以后再嫁实在太难了,有了孩子到底是有后了。

    娘不丢小宝了?小宝抽泣着。

    不丢了。

    姚青梨摸着他的头。

    呜小宝哭着扑到姚青梨怀里。

    原主无法接受小宝,丢弃小宝的心情她能理解,但却不能认同。

    现在她接手了这个身体,自然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,不要这孩子。

    砰砰砰砰——这时,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拍门声。

    秋云和夏儿都吓了一大跳,昨天她们就是半夜被一阵拍门声吵醒的,接着姚鼎便带着一群人冲进来,最后她们被赶出家门。

    一阵拍门声让她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这门一响,便让她们心有余悸。

    难道是老爷他们来了夏儿白着脸道。

    这是后悔放过她们了?要抓小姐回去处死?

    不会的。

    姚青梨冷笑一声,他要杀我,早杀了。

    姚鼎是乔家一点点扶持起来的,若乔氏唯一的女儿突然被处死了,不论她有没有污名,别人都会说死无对证,是姚鼎忘恩负义。

    但现在她却活着,还背着一身污名。

    别人都只会骂乔氏生的女儿无耻,而不是骂他姚鼎。

    所以,姚鼎不会杀她。

    去开门吧,瞧是谁。

    姚青梨说。

    嗯。

    夏儿忐忑不安地跑过去,打开门:谁啊,是罗太太?

    姚青梨往外一看,只见一个四十出头的矮胖妇人沉着脸,甩着桂香帕子跨进门槛。

    她怒气冲冲地走到庭院,往那里一站,像一座小山一样。

    罗太太,你怎么来了?夏儿急道。

    哼,你们的房租,一两银子可不够,得一个月二两。

    罗太太挑着柳眉,张嘴就带着恼气。

    屋子里的姚青梨和秋云一惊,这就是她们的房东?但现在问题不是这个,而是,她们才入住,房东就要涨房租了!

    这怎么回事?夏儿从惊愣到愤怒,早上明明说好一个月租金一两的,为什么现在突然要涨到二两?

    就凭她!罗太太冷哼一声,早上我还不知道你们就是姚家不知廉耻的一窝!若早知,我的院子才不租给你们。

    若你们不想多给一两,那就立刻离开,可别脏了我的地儿。

    夏儿小脸发白:可我们签了文契的,哪到你想涨价就涨价,想赶就赶?

    呵呵——罗太太侧头冷笑,文契?行,你觉得你有理儿,你们告官去呀!到时就跟官老爷说个明明白白,就说我这房子原本是一两银子租给你们的,现在我要涨到二两,原因是你家小姐不知廉耻,脏!

    夏儿心脏一缩,气得直想哭了。

    现在她们已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躲着,哪有脸闹上公堂,被人指指点点的。

    怎么不说话了?罗太太冷笑一声,你不告,我还要告呢!就告你家小姐脏了我的地儿。

    她住过,我房子以后都租不出去了!坏我家房子的风水!去呀?不去?那就给钱吧!不给钱,那就滚!

    你——

    好啊!姚青梨冷笑着走出来,这破地方,我还不稀罕呢!

    罗太太回头,打量着姚青梨:呵呵,你就是那个——

    夏儿,秋云,快去收拾。

    姚青梨却打断了她的话。

    等等!罗太太懵了一下,接着便冷盯着姚青梨:走?你说走就走?

    姚青梨墨眉轻敛:这不是如你所愿吗?要不加钱,要不就走。

    那我们走好了。

    这院子位置差,还又小又破,连门窗都掉漆了,窗纱也破了,凳子还有两个短腿的,我都怀疑下雨屋顶会漏水。

    就你这院,最多也就五百文钱一个月。

    一两,已经比市场价高了。

    你还想加到二两?呵呵,我们拿着二两再租一个更宽敞,更齐全的院子不香吗?

    你罗太太胸口直起伏,怒极反笑,你有本事就去租呀!就你这烂臭名声,连医馆都扔出来,客栈都不让你住。

    我瞧有没有人愿意把房子租给你。

    不租就不租呗。

    姚青梨不以为意地摊了摊手,反正京城也不欢迎我,我们干脆离京得了。

    到时,花二三百文钱租个乡镇小房子更好。

    省钱又能远离是非。

    你——好好好,现在是你们要走,但你们交的一两银子租金,我是不会退给你们的。

    不退就不退。

    姚青梨却嗤笑一声,继续租住在这里,二两一个月,一年得二十二两银子。

    离京租个乡镇小院子,一年才二、三两。

    走了还赚了!

    你——罗太太气得直捂胸口。

    夏儿,秋云,我们走。

    姚青梨淡淡地转身。

    等等!罗太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:咱们签了文契,谁租不够一年,就赔五倍租金。

    行啊,那咱们就不毁约了,按早上签的,一两一个月,一个铜板也别想加。

    你你你——罗太太气得只觉得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,除了一个你字,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    娘,你在这干嘛呢?门外一个急叫声响起。

    只见一对二十多岁的男女走进来,却是罗太太的儿子和儿媳,罗太太的儿媳正挺着八个月的孕肚,一步步挪进来。

    娘,咱们快回家去。

    罗太太的儿子上前扶着罗太太,又瞥了姚青梨一眼,知道她就是那个不知廉耻的,不由暗暗鄙视,只愿把目光落在夏儿身上:我们进来时都听到了,既然签了文契,咱们都按着文契来吧!

    夏儿看着姚青梨,姚青梨点头:好。

    哼——你们——哎唷罗太太实在不想服软,但她也知道,赶走了姚青梨,自己这房子怎么也不可能租出一两银子一个月这个高价。

    便顺着儿子铺的台阶下来,由着儿子和儿媳拉着一步步往外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