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阮言宁是在一阵疼过一阵的头痛中缓醒过来的
    阮言宁是在一阵疼过一阵的头痛中缓醒过来的免费小说全文

    阮言宁是在一阵疼过一阵的头痛中缓醒过来的免费小说全文

    阮言宁是在一阵疼过一阵的头痛中缓醒过来的
    《阮言宁是在一阵疼过一阵的头痛中缓醒过来的》是月半弯最新写的一本经商种田风格的小说,主角阮言宁江寒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完了,莫北听了竟然缓缓坐起身来,他直勾勾的望着她,脸上飘起了红晕,声音低哑的问她:你想让我上去睡吗? ------------ 呵顾安然尴尬的摇头,太热了,挤在一起会中暑的! 哦。莫北眼中的光泽暗淡了下去,他转身重新躺好。这这么听话的嘛?她还为了不想与他同房想了好多借口了!看来她的三寸不烂之舌都没有......
    作者:月半弯 更新时间:2022-07-01 16:33:26
    开始阅读
    阮言宁是在一阵疼过一阵的头痛中缓醒过来的章节

    最近备受读者喜爱的一部经商种田小说《阮言宁是在一阵疼过一阵的头痛中缓醒过来的》,主角是阮言宁江寒,是作者“月半弯”所创。

    她哭着与何大彪对峙。

    舅舅,你们是不是你赶我走?你说以后与我断绝关系? 何大彪挺起胸脯气道:是,怎么样?你看不起我,我还惯着你啊?你回门,我给你准备了炖肉,你给我带回来什么礼品了?地里挖来的野草根? 要不是顾安然先吃了他的肉,他心里的气也没那么大。

    吃了他的肉,又没给他带值钱的礼品来,小心眼的何大彪能不发飙吗? 那是养身体的良药啊!虽然不是我花钱买来的,但我的心意是很真的,难道送礼品看的不是心意,而是价格吗? 何大彪烦躁的摆手,别说废话!反正你就是拿了不值钱的东西来糊弄我!心意是什么?就是钱!你给我花的钱多心意就真!否则都是屁话! 顾安然擦了擦泪,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:舅舅真的决定不认我了是吗? 何大彪瞪眼:对!认你有什么用?赔钱货! 好,既然舅舅不认我,那我们就把账算算清楚。

    舅舅一口一个赔钱货叫着,我倒是想问问舅舅,我爸妈去世后,他们的房子呢? 何大彪没想到顾安然忽然就问起房子,他愣了一下,于金花急忙补充:卖了!怎么?你跟着我们不吃饭?不穿衣?我们不卖了他们的房子拿什么养活你? 好。

    顾安然摇头苦笑,她在街坊邻居面前转了个圈,大家看见了吗?我,瘦的像一根豆芽菜,我舅舅他们一家四口个个壮的像牛。

    还有,邻居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,从小我穿的衣服都是穿表哥表姐穿小穿破的衣服,背的书包也是他们用坏的不要的,这就是他们口中说的养活我。

    牛大婶第一个说话了:我说金花啊,安然说的没错,这一切都是我们亲眼见的,这事你做的就是不对。

    另一个邻居婶子附和说:就是啊,我还亲眼见过安然前脚上学去,你们一家就把肉端出来偷偷吃!我怕安然知道了会伤心才一直都没提起过你们做的这破事! 你们做的也太过分了些,安然是你们的外甥女啊!真狠的心呐! 面对邻居们的指责,于金花的脸红一阵白一阵,坐在地上撒起泼来:你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!拖油瓶没落在你们家里,你们当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!别管我给她吃的什么穿的什么,她是不是没饿死没冻死?她是不是没下过地给我干过活? 她这么一说,邻居们的表情又有些松动,于金花说的也没错,顾安然虽然可怜,但她毕竟不是于金花生的,对她有点外心也是人之常情。

    顾安然就知道她定会狡辩,于金花装委屈,她更会装。

    红肿的眼睛再次涌出泪珠来,她哭起来像寒风中颤抖的树叶那般楚楚可怜。

    舅妈说的对,我没饿死没冻死,就不能奢求别的了,怪只怪我命苦,早早的没了亲生父母。

    我不怪舅舅舅妈卖了我爸妈的房子,也不怪你们花了他们的身亡补助金,更不该恨你们不让我去上大学随便找户人家把我嫁了。

    现在你们不想认我这个外甥女了,我只想带走父亲唯一留下的这一辆自行车都不可以吗? 先把他们的劣迹一一列出,最后只提出要带走自行车这个小小的要求,何大彪和于金花就算再无赖,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。

    顾安然的这番话,这个可怜的样子,让邻居们看了都要跟着落泪了。

    哎呀!我就说么,何大彪和他媳妇平时最懒,地里的庄家都要被荒草给吞没了也不管,怎么还能三天两头吃肉呢?原来不仅卖了人家的房子还花了安然爸妈的补助金啊! 是啊,这回把安然嫁出去,听说老莫家给了不少彩礼,看他们也没给安然准备嫁妆,这钱又落到腰包里能吃好些天好吃的了! 邻居们的谈论声很大,故意大声谈论寒碜何家的。

    何大彪和于金花一时间黑着脸没反驳,因为他们没理,大家都不瞎,他们确实没给顾安然准备嫁妆。

    牛大叔站出来嗓音洪亮的说:何大彪,你别太过分啊!安然够可怜的了,人家带走自行车有什么错啊?那本来就是安然爸爸的东西!你凭什么不让人家带走? 于金花心里恨,坐在地上悄摸的瞪了顾安然一眼,这丫头以前一直都木讷的很,只知道读书,从来没问过她爸妈房子和补助金的事,怎么忽然变得心思通透了?一定是老莫家教的! 这才过门三天就知道回来争自行车了,这要是时间久了,岂不是还得翻旧账,要卖房子的钱和那补助金?那些钱都变成了香的辣的入了口,拿不出来了!就算有,她也绝对不可能让顾安然拿走一分! 不行!这事今天不必得来一个了断!于金花站了起来,把抱着自行车不撒手的何大彪给拉了过来。

    自行车你拿走吧,以后我们家里再没有与你有关的东西。

    这么多邻居作证呢,从今以后,你安心去做莫家媳妇,以后过什么样的生活都与我们没关系。

    言外之意,你可别想来沾我们家的钱财! 好。

    顾安然咬着嘴唇点头答应,莫北推着自行车驮着她渐渐走出人们的视野。

    老何家一家四口愤愤回家,插上院门于金花就开始对何大彪闹。

    早该在她结婚的那天就和她断绝关系的!就是因为你,你说什么通过她还能从老莫家捞点好处!现在好了,好处一点没有,倒是损失了一盆肉,还让她带走了自行车! 何大彪也很气,你以为我愿意啊?谁长了前后眼?你不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吗? 何建和何巧心一人推着一个往屋里去:行了别闹了,街坊邻居听见又要背地里说你们了! 得到了自行车的顾安然特别高兴,一路哼着欢快的小曲。

    她今儿就是奔着这辆自行车来的,目的达到了,还顺便吃了顿肉,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