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穿越之王府滕妾
    穿越之王府滕妾苏雨汐楚天戈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
    穿越之王府滕妾苏雨汐楚天戈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
    穿越之王府滕妾
    火遍全网的小说《穿越之王府滕妾》以苏雨汐楚天戈为主角,以女主的视角来叙述让人有强烈的代入感,紫彤 是这部小说的原创作者,详情叙述:苏雨汐凝神思索着,赵妈妈已经手脚麻利地为她梳了个双丫髻,打开妆奁盒,将盒身朝着苏雨汐的方向微微倾斜,问道:姑娘想戴哪几样首饰?看着妆奁盒中,零散放着的那些不太值钱的玉簪、玉镯和一些个链子,赵妈妈心中不由一阵阵发酸:姑娘虽是庶出之女,但好歹也正经的主子小姐,是老爷的亲生女儿,母亲也有着名份的姨娘,却落 ......
    作者:紫彤 更新时间:2022-07-01 15:03:46
    开始阅读
    穿越之王府滕妾章节

    最近备受读者喜爱的一部穿越重生小说《穿越之王府滕妾》,主角是苏雨汐楚天戈,是作者“紫彤”所创。

    苏雨汐闻言急忙寻声而去,绕过几条花径便看见几个女子围在一堆,可算是找到人了,苏雨汐一路急走来到人群中,只见一翠衣少女正伏在地上,双眼含泪怒视站在她前方的红衣少女,恨声说道:苏雨沁,你敢撞我?

    呃?二姐?苏雨汐看了看红衣少女,还真是她?这才出府多久就惹祸,真真不省心。苏雨汐心中暗自腹诽又往后站了站,不想沾染是非。

    何姐姐,我没有啊?大家都看见了啊,我是走何姐姐前面的啊,如何撞的呀?诸位姐妹可要给我作证啊?不然闹到家父那里,我可就惨了!苏雨沁声音清脆响亮,随着微微的春风传送得很远。

    听到响动,赏花的人都往这边涌来,人越围越多了,早有婢子将翠衣少女扶起,春日的泥土带着湿润,昨夜又下了一整夜的雨,翠衣少女衣裙上,脸上,手上都沾满了潮湿的泥土,模样狼狈不堪。

    那你为什么突然闪开,翠衣少女瞪着她低吼。

    话未说完,苏雨就立刻接着说道:那是因为何姐姐你要推我呀,我不闪开那不就摔倒了,摔了一身泥那多难看呀!

    哦,围观的人都笑了起来:原来是自作自受!

    这位翠衣少女是安阳侯府的嫡姑娘,仗着家中的权势,平日里眼高于顶,瞧谁都不配跟她交谈,早就得罪了不少人,因而不论事实如何,只要是能打击到她的,旁人自是乐得起哄看热闹。

    你!翠衣少女对苏雨沁怒吼一声,走着瞧!又恶狠狠地瞪了围观的几名少女几眼,冲着那婢子叫道:还不扶我走,蠢货!

    看着翠衣少女一腐一拐越走越远,苏雨沁的眼中露出几丝得意:何婉诗,跟我斗?哼!

    苏雨汐暗自摇了摇头,不难看出是那翠衣少女何婉诗,想推倒走在她前面的苏雨沁,不想被苏雨沁闪过、并趁机将何婉诗勾倒在地。苏雨沁手脚一向灵活,这点不难做到。

    何婉诗本就不及苏雨沁口齿伶利,又居心不测在先,这件事儿无论如何是不占理的,只得含恨败走。而苏雨沁得意之情溢于言表,不知收敛,只怕也让不少人暗自唾弃。

    只是,那何婉诗好象是安阳侯府的嫡姑娘,只怕这事没法善了啊!

    果然不出苏雨汐所料,就在苏雨沁拉着苏雨汐,回到苏夫人沈氏所歇息的凉亭时,安阳侯夫人便带着何婉诗怒冲冲而来。

    苏—夫—人!安阳侯夫人嘴角带着冷笑,双眼喷着怒火,语气高调折转,一字一句从嘴里往外蹦,字字句句透着冷意:适才小女得罪了贵府二小姐,特带她过来赔个不是!

    听听这说话的语气,这哪里是来赔礼的,分明是来寻恤闹事的,想仗势欺人么?沈氏心中暗骂,脸上却堆满了笑:何夫人啊,您说这话可就太见外了!两个小丫头相识这么多年了,就是自个儿的牙齿还有碰着舌头的时候呢,何况是她们从小闹腾惯了的,随她俩自个儿闹腾去,咱姐俩在一起好好叙叙话!

    说完,又转过头对着身后站着的姑娘们说:还不快过来,给何侯夫人见个礼!

    又笑着向何侯夫人介绍道:这是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女儿,平日里没带出来过,还是头一次给您见礼。

    何夫人本是听了何婉诗的哭诉,一怒之下来找沈氏理论,不想被沈氏笑着将两个姑娘的恶意使坏,说成了小女儿家们的玩闹,本来自己也不见得有多占理,若只是小女儿间的玩闹,应该不会影响何婉诗的名声,况且现在又在楚家作客,闹过了反而不美。

    再说了,今儿来楚家作客的,哪一个不是冲楚郡王的妻位来的?苏家的女儿不过是失了势的官家之女,怎能与自己侯门娇女相比!女儿吃的亏以后还怕没有机会讨回来?目前,最重要的是要让婉儿赢得楚家人的好感!

    想到这里,何夫人勉强平息了怒气,受了苏家姐妹的礼后,随意赞了几句,便也坐下,与同在凉亭歇息的几位夫人寒暄起来,刻意不去理会苏夫人。因为她看出来了,苏家的女儿一个赛一个的俊俏,可不能再给她们颜色开染房了。

    苏雨汐见沈氏稍稍几句笑语,便四两拔千斤地将何夫人的怒气压下,心中暗暗佩服,姜,还是老的辣啊。

    这时,来了一名绿衣女婢,只见她落落大方地走到凉亭前行了个礼:奴婢给各位夫人,各位姑娘们请安。老太君在锦园备下茶水果酒,特遣奴婢前来服侍夫人姑娘们前去相聚。说完便后退几步垂手站立一旁。

    跟随那名女婢来到锦园,苏雨汐发现锦园是个极大的院子,院落中带了个不小的花园。

    现在正是早春时节,花园小径的两旁的桃树缀满了粉色的桃花,苏雨汐一行人随着女婢继续往花园深处走去,一个转弯,突觉眼前一花,只见了一大片桃花林,许多桃树下都摆放了一张长案几和几张锦墩,大部分案几上放着些酒水与密饯果脯。

    不少夫人早已聚坐在一起,家长里短地闲聊起来。

    而桃林的最右边,一群姑娘们围着一个琴案,一个紫衣少女座在琴案边,十指如飞,正弹激昂的筝曲,旁边的空地上另一紫衣少女折了一枝桃花,正随着琴声翩然而舞。

    老太君来了!不知谁喊了一声,大家都抬头一看,只见从桃花林的另一边走来了一群人。

    为首的六旬左右年纪,花白的头发在头顶堆了个低髻,一根紫檀雕花发簪插在右侧,黑色镶金丝的绒面布抹额中心嵌着一颗大东珠,在日光发出柔和的光泽,手持金丝楠木雕成的龙头拐杖,不是楚府的老太君又是哪个。

    见老太君到来,大伙儿欲纷纷起身相迎,不想老太君手一摆,而后三步并作两步,来最前方的案几前座下。

    这楚府别院没什么稀罕物件,倒是这些桃花倒还入得了眼。现下正是桃花怒放的时节,我老婆子寂寞整整一个冬天,就想借这个机会和诸位夫人姑娘们乐呵乐呵,大伙儿可不许嫌弃我老婆子无趣啊!老太君坐下之后,就笑呵呵地说道。

    沈氏一行人才来不久,座次靠老太君最远,因而刚才老太君来时,起身相迎,此时还未落座,沈氏便抢先带着姑娘们上前行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