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王爷医妃有毒
    王爷医妃有毒姚青梨慕连幽免费阅读

    王爷医妃有毒姚青梨慕连幽免费阅读

    王爷医妃有毒
    姚青梨慕连幽小说由作者妖平天澜著作,描绘了《王爷医妃有毒》以姚青梨慕连幽为主要角色的爱恨情仇。讲述了:青竹油纸举到她头上,遮去了人心的一片寒凉。“姑娘,天冷,拿着这个挡挡雪吧。”姚青梨一怔,回头,却见一名十六七岁,小厮打扮的少年。“谢谢。”姚青梨接过来,在握到伞柄时,冰冷的心不由微微一暖。眼角余光......
    作者:妖平天澜 更新时间:2022-07-01 14:43:29
    开始阅读
    王爷医妃有毒章节

    《王爷医妃有毒》全文完结阅读

    天上不知何时又下起了细雪,琼芳碎落,玉尘纷纷。

    在百姓们的唏嘘中,姚青梨瘦小的身躯挺的笔直,走的果决利落。

    可还未走两步,突然一柄青竹油纸举到她头上,遮去了人心的一片寒凉。

    “姑娘,天冷,拿着这个挡挡雪吧。”

    姚青梨一怔,回头,却见一名十六七岁,小厮打扮的少年。

    “谢谢。”姚青梨接过来,在握到伞柄时,冰冷的心不由微微一暖。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停着一辆普通的马车。

    风起车帘,隐约透出一道歪歪斜斜躺着的的男子身影。

    姚青梨收回视线,朝着那小厮点了点头,便转身离去。

    小厮转身跑到那马车旁,轻皱着眉头:“主子,这女子妇德败坏,为何要......”

    马车里传出一个慵懒的轻笑声,是个男子的嗓音:“万人唾骂,真相不一定污秽不堪。万人景仰,也不一定真的光明磊落。”

    “走吧!”随着这轻飘飘的一句,马车缓缓启动。

    “呸,才转头,就勾搭了一个奸夫!”群众们却瞧着那马车吐着唾沫。

    “***无耻!”

    ......

    姚青梨几人离开了热闹的大街,在人迹罕至的小巷穿行。

    秋云趴在夏儿的背上,红着眼圈,掉下泪来:“当年是那毒妇撺掇小姐去虚月庵的,这么重要的事情,小姐当年为什么不说?”

    姚青梨都被问得有些无语了,只道:“以前是我不懂事。”

    那是因为原主太单纯了!

    高氏和姚盈盈惯会做表面功夫,姚青梨一直相信她们对自己是实心实意的。

    就算是高氏撺掇她去了虚月庵,她也相信是巧合,不是高氏有意害她。秋云一直敌视高氏,原主生怕说了,秋云会误会高氏,所以便把话烂在肚子里。

    今天一见,姚青梨也不得不感叹,高氏母女,的确厉害。

    “那......既然是太太......呸,高氏这毒妇当年害了小姐,为什么她们不在几年前就闹出来?”夏儿疑惑地问。

    姚青梨道:“你们忘记了,那段时间家里出事了。”

    原主失节后,刚巧第二天爆出科举舞弊案,姚鼎当时就牵涉其中。虽然后来洗脱了嫌疑,但却掉了一层皮。连带着全家都得小心冀冀,谨言慎行的,不敢出一点差错。

    那个节骨眼,高氏又哪敢把她失节之事闹出来。

    缓了好长时间,也就是去年,姚鼎才重新风光起来,还得到皇帝的重用。

    所以,她们自然就能腾出手来对付她了。

    看到姚青梨清冷的小脸,夏儿怔怔地道:“总觉得......小姐醒来后,整个人都变了。”

    秋云点头。

    若是曾经,小姐被人欺负了根本不会多发一言,还会说吃亏是福。

    哪像现在,竟然敢当众顶撞老爷,戳破高氏的阴谋,还主动和姚家断绝关系潇洒离去。

    “经历这么多,自然得改变,否则,如何应对以后的生活?”

    姚青梨淡声道,忽然想到什么,“对了,那个孩子呢?”

    提到那孩子,秋云不由充满愧疚。

    虽然罪魁祸首是高氏,但到底是她阳奉阴违,背地里把小姐最为耻辱的的野种给藏起来了。

    “对不起......”秋云又喃喃地道了声歉,“我们也不知道......”

    夏儿:“昨晚我们找到小姐的时候,小姐几乎连呼吸都没有了......我们都吓坏了,又是半夜三更的,我们都忙着找医馆,哪顾得上其他......”

    姚青梨不由轻皱着眉头。

    “啊......到了。”夏儿说着就推开一个破旧小院的院门。

    这是夏儿在四竹巷租的一间民宅。

    小小巧巧的三合小院,门窗都老掉色了,但却很干净。

    地上连一片落叶都没有,便是连走廊板凳都被擦得一尘不染的。

    “咦,早上租的时候,明明到处都是灰尘?怎么突然这么干净?”夏儿一边走进来,一边张望着。

    “是不是房东给打扫的?”姚青梨道。

    “房东?小姐是说这院子的东家吗?”夏儿怔了怔,接着便皱起眉头,“早上我租房时,东家太太瞧着是个不好相与的人,怎么可能给我们打扫。”

    几人走到正屋,夏儿连忙把秋云扶着躺到一边的罗汉床上。

    姚青梨环视四周,都是些老旧的家具,但都被擦得一尘不染的。

    小厅中间的小圆桌上还放着一个白瓷水壶和几个还沾着水滴的杯子,轻轻一摸,水壶里竟然还有热水。

    这时,院子里的一棵树后,似有一团小东西动了一下。

    姚青梨眸子一眯,冷冷道:“出来!”